王晶:从受众赋权的视角看跨文化传播中的交互式数据可视化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7-09 03:43   28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王晶:从受众赋权的视角看跨文化传播中的交互式数据可视化

  非常感谢我的同事们辛苦组织这样一个论坛,邀请了很多国内外的学者,大家聚集在这里,围绕跨文化传播这一领域进行讨论,受益匪浅。在全球互联的背景下,当我们被放置于一个又一个跨文化沟通场景中的时候,我们除了要面对来自于不同种族、不同文化群体人们之间的交流,更多时候我们日常生活中所面临的是席卷而来的人机交流,所以我在这里提到一个从人际交流到人机交流的转变。一次好的交互式可视化体验会远远超出Excel和简单的图表呈现,它一定是结合了有效的受众参与的,因为只有允许受众根据各自的兴趣对数据展开自行探索,交互式数据可视化在受众对新闻事件进行认知和了解的过程中才能被赋权,并获得属于自己的个性化专属体验。

  非常感谢我的同事们辛苦组织这样一个论坛,邀请了很多国内外的学者,大家聚集在这里,围绕跨文化传播这一领域进行讨论,受益匪浅。

  我今天给大家报告的题目是关于交互性数据可视化的,相比今天截止到目前听到的各项研究,这是一个聚焦于微观层面的思考,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属于传统跨文化传播研究的范畴,但是正如我们所有目共睹的,经由经济和信息全球化带来的不同文化之间的碰撞与人际之间的交流正在被越来越多的技术所中介,人机交互正在日益成为一个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背景下非常显性的现象。人机交互是人和计算机使用某种对话语言,通过一定的交互方式,为完成某种特定的任务而进行的信息交换过程。在全球互联的背景下,当我们被放置于一个又一个跨文化沟通场景中的时候,我们除了要面对来自于不同种族、不同文化群体人们之间的交流,更多时候我们日常生活中所面临的是席卷而来的人机交流,所以我在这里提到一个从人际交流到人机交流的转变。在这样的研究背景之下,我做了一个粗浅的、跟之前基于大样本、大数据的分析不太一样的小样本分析。我对过去一年国际上两个顶尖的数据新闻大赛(分别是国际新闻设计协会奖和全球数据新闻奖)的获奖新闻作品进行了个案分析,希望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即优秀的数据可视化作品是如何通过增加交互性讲好故事的。其背后所支撑的理论框架是对受众的赋权,因此我把它列在了题目的中心位置。这种赋权不仅仅是内容选择上的赋权,还有内容生产上的赋权,这样才能提高受众的视觉体验。

  这里有两个关键概念需要解释一下,首先是交互式数据可视化,实际上它是数据科学家和我们公众进行沟通的最有利工具,它给作为受众的我们带来了非常丰富的数据体验。可视化被视为大数据落地的最后一公里,经历了从静态的数据可视化到后来的交互式数据可视化的变化,我这里更多聚焦在interactive data visualization上面,而与之相对的则是static data visualization,两者的核心区别最主要的就是有无受众参与。数据可视化不仅要满足我们作为普通数据消费者对理解变化趋势、数据模型和一些相互关系的需求,同时也要满足我们和机器互动的需求。也就是说对新闻事件的全方位报道,不能只是一张静态的图表,而是在适当的时候让受众和用户进行信息的选择和追踪,这就是交互式数据可视化的独特之处。一次好的交互式可视化体验会远远超出Excel和简单的图表呈现,它一定是结合了有效的受众参与的,因为只有允许受众根据各自的兴趣对数据展开自行探索,交互式数据可视化在受众对新闻事件进行认知和了解的过程中才能被赋权,并获得属于自己的个性化专属体验。

  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全球数据新闻奖把2017年度的调查奖颁给了加拿大《环球邮报》,这是一个关于加拿大警方对其境内性侵指控进行处理的报道。除了大家比较熟悉的以地图形式来呈现的数据分布,他们还做了我刚才提到的受众交互式体验:在这幅截图下面的位置大家可以看到,受众可以通过选择他所在的地区获得一个相对来说更加个性化的报告。这是《华盛顿邮报》对去年8月21号横跨美国的日全食所作的新闻专题报道的部分截图,大家看到在这个位置受众可以输入他自己的出生年份,这样就能够看到如果他有幸活到一百岁,在有生之年还可以再看到多少次日全食,分别在全球哪个地区以及什么时间点,互动性非常强。对于任何一个受众和用户来说,通过这样一次交互式可视化体验,他可以获得一个个人专属的日全食观测指南。交互式数据可视化其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增加生动性和趣味性,而是真正从受众的角度出发,把受众自己需要的信息给呈现出来。

  通过分析优秀的数据可视化作品,我们发现一个好的作品如果要能够得到受众的认可,需要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刚才提到的卓越的平台呈现,另一方面就是强大的叙述逻辑,也就是讲好故事。好的数据新闻可视化应该是结合当下新闻环境当中对新闻的定义。故事应该围绕所收集的素材展开,无论是视频也好,静态图片也好、还是图表也好,都要能够被有机地、巧妙地编织在作品里面,才能够吸引受众的注意力。国际新闻设计协会把去年的最佳数字新闻设计奖颁给了《纽约时报》,他们对去年10月发生在拉斯维加斯枪击案的报道跟刚才讲的有所不同,这次可视化在数据呈现的过程中没有任何受众参与的成分在其中,但是通过部分源自于受众的素材,这个题目叫做“10分钟,12次连发射击,30个视频”的长达11分钟的视频把所有素材编织到一个文件中,将整个拉斯维加斯枪击案非常生动、完整地呈现了出来。

  通过分析这些优秀的作品,我们基本上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充斥着数据的媒介环境当中,受众的注意力是稀缺的,往往会因为各种各样纷繁复杂的数据类型和有时间跨度和地理跨度而对新闻事件产生疑惑。优秀的数据新闻可视化如果想要抓住受众注意力,实现好的传播效果,不仅需要制作精良,还需要强大的叙述逻辑。在这一点上我把它拉回来,再跟我们的论坛主题联系起来,在跨文化传播过程当中,不管是跨种族、跨性别、还是这里的跨平台,沟通的核心都是要逻辑清晰地讲好故事。